珍屯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2|回复: 0

[专业资源] 失用症

[复制链接]
鲜花(7) 鸡蛋(0)
发表于 2020-8-30 00:00: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失用症是由大脑(特别是后顶叶皮层)受损所引起的运动障碍,在这种情况下,只要理解要求或命令并且个人能够愿意执行任务。脑损伤的性质决定了严重程度,而没有感觉丧失或麻痹有助于解释困难程度。尽管原因不明,但有些孩子可能出生时患有失用症。通常在孩子成长的早期阶段就出现症状。由脑损伤或神经退行性疾病引起的失用症被称为获得性失用症。获得性失用症通常是由外伤性脑损伤,中风,痴呆,阿尔茨海默氏病,脑瘤和其他神经退行性疾病引起的。失用症有多种类型,并根据特定的能力或身体部位受到的影响进行分类。

该术语来自希腊语-a-(“无”)和πρξι实践(“ action”)。


失用症的特征是丧失执行或执行有目的的动作的能力

内容
1 类型
2 原因
3 诊断
4 治疗
5 预后
6 参考

种类
失用症有几种类型,包括:

言语失症症(AOS):难以计划和协调言语所需的动作(例如Potato = Totapo,Topato)。 AOS可以独立发生,而在口头理解,阅读理解,写作,发音或韵律等方面均不会出现问题。
颊面部或口腔面部失用症:这是最常见的失用症类型,无法按需进行面部运动。例如,在被要求这样做时无法舔嘴唇,眨眼或吹口哨。这表明无法根据命令进行舌,脸颊,嘴唇,咽或喉的自主运动。
构造失用症:无法绘制,构造或复制简单的配置(例如相交的形状)。这些患者难以复制简单的图表或绘制基本形状。
步态失用症:下肢正常功能丧失的能力,例如步行。这不是由于运动或感觉功能丧失引起的。
概念性/概念性失用症:患者无法概念化任务,并且无法完成多步操作。这种形式的失用症包括无法选择和执行适当的运动程序。例如,患者可能以错误的顺序完成操作,例如在将面包放入烤面包机之前给面包涂黄油,或者在穿袜子之前穿鞋。当给定必要的对象或工具时,也无法自动执行学习的任务。例如,如果给了螺丝起子,患者可以尝试像用笔一样用它来书写,或者尝试用牙刷梳理头发。
意识运动失用症:这些患者计划或完成依赖语义记忆的运动动作的能力不足。他们能够解释如何执行动作,但无法“想象”或执行诸如“假装刷牙”或“像被酸柠檬咬住一样的皱纹”之类的动作。但是,当提示时自动执行操作的能力保持不变时,这称为自动自愿分离。例如,当他们被要求接听电话时,他们可能无法接听电话,但是他们可以执行该操作而无需考虑电话铃响的时间。
肢体运动失用症:无法进行精确,自愿的四肢运动。例如,受肢体失用症影响的人可能很难打招呼,系鞋带或在计算机上打字。这种类型常见于中风,某种类型的脑外伤或患有阿尔茨海默氏病的患者。
动眼失用症:难以按命令动眼,尤其是通过扫视运动将视线对准目标时。这是Balint综合征的三个主要组成部分之一。

原因
失用症最常见的原因是病变位于大脑的优势(通常为左)半球,通常位于额叶和顶叶。病变可能是由于中风,后天性脑损伤或神经退行性疾病(例如阿尔茨海默氏病或​​其他痴呆症,帕金森氏病或亨廷顿氏病)引起的。失用症也可能是由于大脑其他部位的病变引起的。

意识运动性失用症通常是由于流向大脑优势半球,尤其是顶叶和运动前区域的血流量减少所致。在皮质基底变性患者中常见。

在患有失语症相关区域的优势半球病变患者中观察到概念性失用症。然而,由于脑部病变而导致的概念性失用症需要更多的研究。病变在额叶和颞叶区域的定位将为概念性失用症所见的运动计划困难以及将其与某些失语症区别开来提供解释。

结构性失用症通常是由下部非优势顶叶病变引起的,也可能是由于脑损伤,疾病,肿瘤或其他可能导致脑部病变的疾病引起的。

诊断
尽管存在定性和定量研究,但对于评估失用症的正确方法尚无共识。对过去方法的批评包括未能达到标准的心理计量学特性,以及针对特定研究的设计,这些设计很难转化为非研究用途。

测量上肢失用症的测试(TULIA)是通过对手势产生进行定性和定量评估来确定上肢失用症的一种方法。与以前发表的关于过端评估的文献相比,TULIA的可靠性和有效性得到了彻底的研究。 TULIA包含针对非符号手势(“将食指放在鼻子上方”),不及物动词(“挥手再见”)和不及物动词(“向我展示如何使用锤子”)的模仿和手势测试。区分(执行良好和执行不佳的任务)和识别(指示哪个对象对应于手势姿态)的任务也经常进行测试,以进行完整的失用症评估。

但是,正式测试结果与日常功能或日常生活活动(ADL)中的实际表现之间可能没有很强的相关性。对失用症的全面评估应包括正式测试,ADL的标准化测量,日常观察,自我报告调查表以及对患者及其亲属的定向访谈。

如上所述,不应将失用症与失语症(无法理解语言)混淆;但是,它们经常一起出现。有人说,失用症经常伴有失语症,以至于许多人认为,如果一个人表现出AOS,则应假定患者也有一定程度的失语症。

治疗
失用症患者的治疗包括言语治疗,职业治疗和物理治疗。目前,尚无治疗失用症的药物,仅是治疗方法。通常,由于以下几个原因,对失用症的治疗很少引起关注,包括在急性病例中病情自发缓解的趋势。此外,运动能力自动自愿分离的本质决定了失用症,这意味着患者如果愿意在日常生活中仍然可以自动进行活动。然而,研究表明,患有失用症的患者在日常生活中的功能独立性较差,并且缺乏治疗失用症的证据。然而,迄今为止对失用症治疗的文献综述表明,尽管该领域处于治疗设计的早期阶段,但是可以包括某些方面来治疗失用症。

一种方法是通过康复治疗,这已被发现对失用症以及日常生活活动产生积极影响。在这篇综述中,康复治疗包括12种不同的上下文提示,这些提示被用来教会患者如何在不同的上下文情况下产生相同的手势。其他研究还建议使用各种形式的手势疗法,从而指导患者以更少的治疗师提示来做出手势(使用对象或具有象征意义且无意义的手势)。失用症患者可能有必要根据疾病的严重程度使用其他形式的交流和增强交流。除了使用上述手势外,如果需要,患者还可以使用通讯板或更复杂的电子设备。

没有一种方法或方法被证明是治疗失用症患者的最佳方法,因为每位患者的情况各不相同。但是,在家人和朋友的支持下,一对一会议通常效果最好。由于每个人对治疗的反应都不同,因此有些患者会取得显着改善,而另一些患者的进步会较小。治疗失用症的总体目标是治疗言语运动计划,而不是在音素(声音)级别治疗。研究表明,患有言语失落症的人应接受针对目标词重复和语速的治疗。研究重新确定了治疗失用症的总体目标应该是提高语音清晰度,语速和目标词的清晰度。

预后
失用症患者的预后各不相同。 通过治疗,一些患者可以明显改善,而其他患者则几乎没有改善。 一些患有失用症的人可能会受益于通讯工具的使用。 但是,许多患有失用症的人不再能够独立。 肢体运动和/或步态失用症的人应避免可能会伤害自己或他人的活动。

职业疗法,物理疗法和游戏疗法可被视为支持失用症患者的其他参考。 这些团队成员可以与SLP一起为失用症患者提供最佳治疗。 但是,由于肢体失用症的人可能无法控制自己的运动,因此很难对中风或其他脑部损伤进行职业治疗。

没有药物可用于治疗失用症。

参考
ASHA
"Apraxia: MedlinePlus Medical Encyclopedia". medlineplus.gov. Retrieved 2019-08-07.
"Definition of APRAXIA". www.merriam-webster. Retrieved 2017-05-02.
Heilman KM, Watson RT, Gonzalez-Rothi LJ. Praxis. In: Goetz CG. Goetz: Textbook of Clinical Neurology. 3rd ed. Philadelphia, PA: Saunders Elsevier; 2007:chap 4.
Duffy, Joseph R. (2013). Motor Speech Disorders: Substrates, Differential Diagnosis, and Management. St. Louis, MO: Elsevier. p. 269. ISBN 978-0-323-07200-7.
"Apraxia". NORD (National Organization for Rare Disorders). Retrieved 2019-08-02.
"Apraxia Information Page | National Institute of Neurological Disorders and Stroke". 2019. Retrieved 2019-08-01.
Nadeau SE (2007). "Gait apraxia: further clues to localization". Eur. Neurol. 58 (3): 142–5. doi:10.1159/000104714. PMID 17622719.
Sathian, K; et al. (Jun 2011). "Neurological and rehabilitation of action disorders: common clinical deficits". Neurorehabilitation and Neural Repair. 25 (5): 21S–32S. doi:10.1177/1545968311410941. PMC 4139495. PMID 21613535.
Gross, RG; Grossman, M. (Nov 2008). "Update on apraxia". Current Neurology and Neuroscience Reports. 8 (6): 490–496. doi:10.1007/s11910-008-0078-y. PMC 2696397. PMID 18957186.
Treatment Resource Manual for Speech Pathology 5th edition
Foundas, Anne L. (2013-01-01), Barnes, Michael P.; Good, David C. (eds.), "Chapter 28 - Apraxia: neural mechanisms and functional recovery", Handbook of Clinical Neurology, Neurological Rehabilitation, Elsevier, 110, pp. 335–345, retrieved 2019-08-07
Tonkonogy, Joseph & Puente, Antonio (2009). Localization of clinical syndromes in neuropsychology and neuroscience. Springer Publishing Company. pp. 291–323. ISBN 978-0826119674.
Vanbellingen, T.; Bohlhalter, S. (2011). "Apraxia in neurorehabilitation: Classification, assessment and treatment". NeuroRehabilitation. 28 (2): 91–98. doi:10.3233/NRE-2011-0637. PMID 21447909.
Vanbellingen, T.; Kersten, B.; Van Hemelrijk, B.; Van de Winckel, A.L.J.; Bertschi, M.; Muri, R.; De Weerdt, W.; Bohlhalter, S. (2010). "Comprehensive assessment of gesture production: a new test to measure upper limb apraxia". European Journal of Neurology. 17 (1): 59–66. doi:10.1111/j.1468-1331.2009.02741.x. PMID 19614961.
(Manasco, 2014)
"NINDS Apraxia Information Page". Retrieved 8 March 2012.
Worthington, Andrew (2016). "Treatments and technologies in the rehabilitation of apraxia and action disorganisation syndrome: A review". Neurorehabilitation. 39 (1): 163–174. doi:10.3233/NRE-161348. ISSN 1053-8135. PMC 4942853. PMID 27314872.
Hanna-Pladdy, B; Heilman, K.M.; Foundas, A.L. (Feb 2003). "Ecological implications of ideomotor apraxia: evidence from physical activities of daily living". Neurology. 60 (3): 487–490. doi:10.1212/wnl.60.3.487. PMID 12578932.
West, C; Bowen, A.; Hesketh, A.; Vail, A. (Jan 2008). "Interventions for motor apraxia following stroke". Cochrane Database of Systematic Reviews. 23 (1): CD004132. doi:10.1002/14651858.CD004132.pub2. PMC 6464830. PMID 18254038.
Buxbaum LJ, Haaland KY, Hallett M, et al. (February 2008). "Treatment of limb apraxia: moving forward to improved action" (PDF). Am J Phys Med Rehabil. 87 (2): 149–61. doi:10.1097/PHM.0b013e31815e6727. PMID 18209511.
Smania, N; et al. (Dec 2006). "Rehabilitation of limb apraxia improves daily life activities in patients with stroke". Neurology. 67 (11): 2050–2052. doi:10.1212/01.wnl.0000247279.63483.1f. PMID 17159119.
"ASHA, Apraxia of Speech in Adults".
Dovern, A.; Fink, GR.; Weiss, PH. (Jul 2012). "Diagnosis and treatment of upper limb apraxia". J Neurol. 259 (7): 1269–83. doi:10.1007/s00415-011-6336-y. PMC 3390701. PMID 22215235.
Wambaugh, JL; Nessler, C; Cameron, R; Mauszycki, SC (2012). "Acquired apraxia of speech: the effects of repeated practice and rate/rhythm control treatments on sound production accuracy". American Journal of Speech-Language Pathology. 21 (2): S5–S27. doi:10.1044/1058-0360(2011/11-0102). PMID 22230177.
回复 鲜花(7)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注该公众号后回复:“邀请码”免费获取本站邀请码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网站地图|珍屯网  

GMT+8, 2020-11-29 10:03 , Processed in 0.090889 second(s), 2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珍屯网

Copyright © 2001-2020, zhentun.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