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邀请好友

珍屯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回复: 0

[性心理] 关于性强迫性的罕见真相

[复制链接]
鲜花(7) 鸡蛋(0)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大多数所谓的性上瘾并不是上瘾或失控,只是被误导了

性强迫,也被称为失控的性行为,已经被记录在案。蜂房性兴奋症也是如此。就像无性欲症一样,真正的性冲动是罕见的。直到20世纪80年代“性瘾”一词出现后,它才出现在心理文献中。从那时起,性瘾就进入了词典。许多人认为这是普遍的,是灾难性的。

今天,我们有一小部分真正的性冲动者,他们会做一些事情,比如因为公开手淫而多次被捕。我们也有很多人害怕、相信或被告知他们是性成瘾者。但奇怪的是,当调查所谓的上瘾者实际的性行为时,他们并没有比那些认为自己心理健康的人有更多的性行为,也没有比那些认为自己心理健康的人更狂野、更缺乏控制的性行为。

为什么男人会对色情作品自性

所谓的性成瘾者绝大多数是男性。大多数男人比大多数女人感觉更有活力,而且大部分的性爱都是和他们自己进行的。他们手淫主要是为了缓解压力。为什么男人会感到压力?部分原因是睾酮。这种激素会引起紧张和易怒。俄亥俄州丹尼森大学的研究人员对249名成年人进行了调查,询问了他们单独或伴侣性行为的所有原因。在女性中,25%的人认为压力减轻了,而在男性中,这一比例为80%。

与此同时,许多女性也手淫,有些还很频繁。超过一半的美国成年女性都有振动器,而且大多数都是单独使用。但在压力下,女性比男性更可能通过与朋友交谈等非性行为来应对。

有些男人也通过谈话、锻炼、玩电子游戏或看体育节目来减压。但是在20世纪90年代末之前,许多人在色情杂志和色情杂志上手淫,之后是网络色情。手淫需要性幻想。男人自己的也会变得乏味,于是他们转向色情网站上无数免费的东西。他们射精,这使他们平静下来。然后,他们回到理智、有功能、有爱、有控制的生活。

许多女人无法理解为什么那么多男人如此迫切地需要擦亮烟斗。许多人也相信只有邪恶的男人才看色情片。事实上,几乎每个男人都有,也确实有。加拿大研究人员想要比较那些看过和从未看过色情片的男性的性态度。他们找不到一个没有孩子的成年人——一个也没有。

最好的研究表明,大约25%的女性认为色情是一种令人厌恶的东西。然而,绝大多数看色情片的男人都爱并尊重他们的伴侣。抚摸视频只是一种管理压力的娱乐方式。

“性瘾”的首要症状

“性瘾”的头号症状是对色情作品的手淫。但是多少才算太多呢?没有共识。每个人在性方面都是独一无二的。如果你有一个以上的情人,有没有两个是完全相同的?研究人员对人类性行为的探索越多,他们发现的多样性就越多。如果每个人在性方面都是独一无二的,除了性之外,法律体系将其定义为罪犯,谁又能说什么是正常的或不正常的,健康的或有害的呢?

一些男人经常看色情片,认为这是一种有效的方式来控制他们的压力。其他人也会做同样的事情,并认定自己是性瘾者——尤其是当他们的伴侣知道他们对色情作品进行自我性爱并给他们贴上标签的时候。

性强迫性行为的主要罪犯

那些认为自恋没什么问题的男人和那些担心自恋是病态的男人有什么区别?几乎总是虔诚。那些认为自己有性瘾的人通常来自原教旨主义背景。在他们的成长过程中,他们被灌输了这样一种观念:性应该留给生儿育女和巩固神圣的婚姻,而不是仅仅为了娱乐,更不是为了自恋色情。

像所有的男人一样,那些认为自己是性上瘾的人想要nookie,而且是一个人。但他们也相信,这证明了他们精神错乱,正在走向地狱。他们感到深深的矛盾,这导致了巨大的压力。当他们被贴上性成瘾的标签时,他们可能会变得更加心烦意乱。要让自己平静下来,猜猜他们在做什么。这加剧了恶性循环,导致情感上的绝望。

所谓的性瘾疗法

几项研究探索了对那些确信自己是性成瘾者的有效治疗方法。最好的方法是认知疗法。认知思维方式。认知疗法认识到,严重的痛苦可能源于错误的想法。通过纠正错误的想法,认知疗法减少了痛苦——以及痛苦的人用来应对的行为。

被贴上性成瘾标签的男性通常认为,科学的性学研究表明,他们的观点是错误的。

性的想法和幻想是错误的、有害的、罪恶的。

•只有坏人才手淫。

•色情片是邪恶的。

相反,认知治疗师引用大量的研究来证明:

•性的想法和幻想没有错。每个人都有他们。他们是完全正常的,他们加强性。没有思想犯罪。接受你的幻想。控制你的行动。在幻想中,一切都是允许的,没有什么是错的。

•每个人都有手淫,大多数人一生都在手淫,尤其是感到压力的男性。除非自性行为妨碍生活责任或伴侣爱爱,否则无论多频繁都不是问题。数百万正常、高效、有爱、心理健康的单身或已婚男性每天手淫。

•色情片并不邪恶。这是一个卡通版本的男人的幻想毫不费力的性丰富。事实上,地球上每一个上网的男人都看过色情片,很多经常看,有些每天看,有些每天看。

一旦性痛苦的男人意识到他们的信仰是错误的,他们通常会平静下来。他们感到不那么焦虑,也不觉得需要通过抚摸色情来自我安慰。

性上瘾的神话

当伴侣、神职人员或其他人称男性为性成瘾者时,他们很少会平静下来。面对这样一个可怕的标签,他们更有可能感到更痛苦——用一只手自我安慰。因此,“性瘾”一词弊大于利。它对纠正男人的错误想法或缓解他们的情绪困扰没有作用。

在过去的70年里,关于性强迫的心理思考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这种情况被认为是罕见和病态的。在美国精神病学协会(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的《诊断与统计手册》(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DSM)中,少数性冲动的女性被诊断为“色情狂”,少数男性被诊断为“色情狂”(希腊神话中好色的色情狂)或“唐璜”(虚构的西班牙浪子)。

美国国家的精神健康社区定期根据引人注目的新研究修订DSM。对最近一次修订的讨论始于2003年,持续了10年。这个过程涉及到成千上万的利益相关者,他们花了十年的时间来审查和辩论成千上万的研究。

有些人主张在《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第五版(2013年)中包括性瘾。另一些人不仅希望排除这种诊断,而且还主张删除性强迫的所有诊断术语,因为许多研究表明,非常频繁的性行为本身并不是病态的。有些人真的很爱性爱,比其他人拥有更多,但仍然过着有意义的、有爱的、精神健康的生活。

最后,绝大多数心理健康专家拒绝了“性上瘾”的整个概念,并删除了所有以前的诊断术语。此外,美国性专家认证的主要组织现在说:“我们发现没有足够的证据支持‘性上瘾’是一种精神健康障碍。”

美国人经常不严格地使用“上瘾”这个词。咖啡爱好者是java迷,巧克力爱好者是巧克力狂。但就大多数心理健康专家而言,性上瘾的想法应该被扔进垃圾桶。

如果你生长在一个基督教原教旨主义者回家,担心你可能会性强迫症,我敦促你阅读促进性健康为基督教的客户由启贝弗利戴尔和瑞秋·凯勒,福音派基督徒,他们巧妙地引用基督教圣经来正确的原教旨主义者的错误的性观念。他们为治疗师写了这本书,但它对普通大众来说很容易理解,尤其是那些害怕自己有性冲动的基督徒。

参考文献

Carroll K. et al. “Differences Between Males and Females in Motives for Engaging in Sexual Intercourse,” Archives of Sexual Behavior (1985) 14:131.

Cranney, S. and A. Stulhofer. “‘Whosoever Looketh on a Person to Lust After Them:’ Religiosity, Use of Mainstream and Non-Mainstream Sexually Explicit Material, and Sexual Satisfaction in Heterosexual Men and Women,” Journal of Sex Research (2017) 54:694.

Grubbs, J.B. et al. “Internet Pornography Use, Perceived Addiction, and Religious/Spiritual Struggles,” Archives of Sexual Behavior (2017) 46:1733.

Hallberg, J. et al. “A Cognitive-Behavioral Therapy Group Intervention for Hypersexual Disorder: A Feasibility Study,” Journal of Sexual Medicine (2017) 14:950.

Kellett, S. et al. “Testing the Effectiveness of Cognitive Analytic Therapy for Hypersexuality Disorder: An Intensive Time-Series Evaluation,” Journal of Sex and Marital Therapy (2017) 43:501.

Klontz, B.T. et al. “The Effectiveness of Brief Multimodal Experiential Therapy in the Treatment of Sexual Addiction,” Sexual Addiction and Compulsivity (2005) 4:275.

Leonhardt, N.D.et al. “Damaged Goods: Perception of Pornography Addiction as a Mediator Between Religiosity and Relationship Anxiety Surrounding Pornography Use,” Journal of Sex Research (2018) 55:357.

Perry, S.L. and A.L. Whitehead. “Only Bad for Believers? Religion, Pornography Use, and Sexual Satisfaction Among American Men,” Journal of Sex Research (2019) 56:50.
回复 鲜花(7)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注该公众号后回复:“邀请码”免费获取本站邀请码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网站地图|珍屯网    

GMT+8, 2019-12-9 21:54 , Processed in 0.092073 second(s), 2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珍屯网

© 2001-2020 zhentun.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