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邀请好友

珍屯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8|回复: 0

[生活] 阿片类药物流行:过去与未来

[复制链接]
鲜花(7) 鸡蛋(0)
发表于 2019-11-21 00:00: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每天有130多人死于与阿片类药物相关的药物过量。

当与迪伦告别时,并没有想到这将是最后一次见到他。他让微笑着去长滩拜访一位朋友过夜。当晚,年仅26岁的迪伦被发现死亡。他的死因是服用羟考酮过量。

迪伦是2013年死于处方止痛药相关死亡的1.6万多名美国人之一(2017年为4.76万)。目前阿片类药物的流行是前所未有的。报告指出,每天有130多人死于与阿片类药物相关的药物过量,阿片类药物危机的经济成本估计为5040亿美元。

虽然有效的镇痛药,阿片类药物是高度成瘾性,接受阿片类药物处方的接受手术的成年患者滥用和持续使用阿片类药物的风险增加。一次又一次,美国人都看到了同样的故事:一个病人去看医生,抱怨自己突然感到中度疼痛,或者可能是慢性病;医生提供市场上最快的解决方案,处方麻醉性止痛药;病人离开的时候很满意,常常会上瘾。

但为什么这个故事变得越来越普遍,而不是越来越少,尽管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成瘾在美国主流文化中普遍存在?为什么近年来,医生们分发的此类药物越来越多,而不是拒绝向患者提供呢?阿片类药物是如何以及为什么会从一种治疗生命末期疾病和术后疼痛的药物转变为一种常见的治疗头痛和背痛的药物?理论表明,并经研究证实,医生受到压力的影响来自两个方面:制造商和患者。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处方麻醉剂并不适合它们的新用途。负责阿片类药物处方的医师协会(Physicians for Responsible Opioid Prescribing)主席安德鲁·科洛德尼(Andrew Kolodny)表示,氢可酮和羟可酮等受控麻醉剂“实际上对治疗长期疼痛无效”。“然而,在快餐、即时通讯和速效的文化中,寻求止痛的美国人并不关心长期的解决方案。

现代医学的能力得到了社会的极大信任,尽管处方类阿片类药物的兴起受到制造商和制药公司的强烈推动,但患者却对此表示欢迎。当病人有需求时,满足这些需求的压力就落在医生身上。席琳Gounder、医生、公共卫生专家和医疗记者在《纽约客》写道,“的承诺的一组药物可以治愈疼痛吸引很多),顾客永远是对的心态有弥漫着医生的诊室,医生患者能够压力来满足他们的要求他们就开始听到痛苦的药丸。Gounder解释了医生拒绝病人的请求并让他们不满意的原因。“医生很难说不,不管病人是想要麻醉药来减轻疼痛还是普通感冒的抗生素。我们倾向于说“是”,即使我们知道这是不对的。


更糟糕的是,长期服用氢可酮和羟可酮等药物会导致耐受性增强,出现痛觉过敏,也就是长期服用止痛药后对疼痛的敏感性增加。这些后果,反过来,需要更多的止痛药,病人和依赖性的发展之前,药物从来没有技术滥用。

有了这样一个渐进的过程,患者和寻求药物的人不再害怕药物成瘾或过量使用的后果,他们开始依赖贴着合法标签、由穿着实验服的权威人士提供的数量高得不必要的药物。很难相信我们信任和依赖的医生会让我们在处方的频率和合理性、每张处方中阿片类药物的用量以及每张处方中补充的药物数量等方面面临风险。现实情况是,止痛药并不是长期使用的,手术后的疼痛只会持续一周,然而,“没有足够的意识到这场危机有多严重,”Kolodny说。“我认为没有足够多的医生知道这些止痛药对慢性疼痛无效。”

从止痛药流行开始,制药公司就利用他们的能力误导医生。大型制药公司招募有吸引力的营销人员,让医生相信他们的药物是市场上最好的止痛药。我们有来自十大名校的拉拉队队员,他们没有医学背景,也没有医学知识,我们把他们送进了新兵训练营,让他们学习制药业的运作方式,他们要卖给的医生,以及他们的药物的好处。正是这些商人和妇女走进我们的医生诊室,向我们的医疗服务提供者兜售对我们、我们的家人、朋友和我们所爱的人最有益的东西。当病人反映疼痛减轻时,医生们暂时感到高兴,因为他们的工作做得很好。

不幸的是,一旦医生开始给病人开这些药物,他们和他们的继任者就很难停止提供这些药物。采取这种立场会导致病人的不满和不满,并可能导致医生被指控玩忽职守。也有医生”只是不想花额外的时间在繁忙的一天来解释为什么,处方麻醉剂不是一个好主意”和那些“使用处方麻醉剂的承诺说服病人保持医疗预约,或服用其他药物,”Gounder写道。古普塔博士在他的CNN文章中表达了类似的担忧:“医生写处方比探索其他有效的方法来对抗疼痛更容易,而患者服用这些处方药比自己寻找其他方法更容易。”这两件事都必须彻底改变。”

那么医生治疗疼痛的方法该如何改进呢?同样重要的是,如何才能提高病人对医生在某些情况下拒绝麻醉药品的决定的理解?这项工作必须在多个层次上进行。首先,在医生和FDA之间,需要给止痛药重新贴标签。目前,FDA对麻醉剂的标签并没有建议最大剂量或使用时间。Kolodny形容这是“非常广泛的”。他坚持认为,“让这种流行病好转的方法是医生开止痛药时更加谨慎。”根据Kolodny的说法,FDA必须改变处方止痛药的标签要求,以便“让医学院和更大的医学上更容易谨慎地开出这些药物。”

下一步将是从制药公司以外的渠道向医疗保健提供者提供教育。虽然医生在开处方时,大多数情况下都有良好的意愿,但他们接受的关于疼痛和疼痛管理的教育不超过一周的时间。关于成瘾、成瘾倾向和药物滥用的教育可以帮助医生更好地识别高危患者并采取预防措施或将这些痛苦与治疗联系起来。

作为我们医生的病人和制药业产品的消费者,我们也必须采取一些行动。了解到这些药物可能导致负面后果,我们可以选择寻求其他形式的疼痛管理。此外,还可以通过DNA测试来确定你是否有上瘾的倾向。作为一个社会,重要的是我们要了解自己的身体,并采取措施来结束这种药物流行。

迪伦之死只是无数逝去生命中的一个。当我们收到处方时,我们从未想过它会改变我们或他人的生活。迪伦并没有得到他的第一个止痛药处方,意图滥用药物。然而,由于补充的东西很容易得到,所以也就有了机会去发展一种后来被证明是致命的依赖。在一个我们沉溺于救济的社会里,一个小药方需要一个大警告。
回复 鲜花(7)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注该公众号后回复:“邀请码”免费获取本站邀请码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网站地图|珍屯网    

GMT+8, 2019-12-11 20:44 , Processed in 0.089027 second(s), 2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珍屯网

© 2001-2020 zhentun.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