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邀请好友

珍屯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7|回复: 0

[生活] 战斗或逃跑反应的心理学以及如何让它对你起作用

[复制链接]
鲜花(7) 鸡蛋(0)
发表于 2019-9-4 00:00: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任何患有焦虑或恐慌症的人无疑都听说过“战或逃”反应。这是一种肾上腺素的激增,让你的身体准备好逃离一个危险的场景,或者留下来保护自己。那么,我们如何利用“战或逃反应”心理学来获得优势呢?

战斗或逃跑反应的起源
我们的远祖从“战或逃”反应中受益匪浅。他们每天都要面对许多危险,为了生存,他们需要快速的反应。问题是,在现代社会,幸运的是,我们很少遇到需要留下来战斗或逃跑的情况。

但这种来自祖先的返祖现象仍然存在于我们当中的一些人身上,包括我自己。为什么我们仍然有这种反应为什么有些人反应过度?在回答这些问题之前,让我们先来研究一下战斗或逃跑反应的心理学。

战斗或逃跑反应的心理学
正如我之前提到的,我们的祖先需要能够对他们世界的危险做出快速反应。事实上,“战或逃”反应是对压力的一种反应。这是身体对我们觉得可怕的事情的反应方式。

例如,想象你晚上独自睡在房子里,被打碎玻璃的声音吵醒。有人闯进你的房子。你的大脑知道你现在有一个选择;去面对入侵者或者逃跑。你的大脑会立即让你的身体做好这两件事的准备。

它是怎么做到的?这一切都始于杏仁核,它是我们大脑中最古老的部分。

当“战或逃”反应被触发时,身体会发生什么?
当我们感知到威胁时,杏仁核会向大脑中控制神经系统的部分发出求救信号。神经系统负责我们所有的身体功能,如心跳、呼吸、出汗和血压。
神经系统开始向身体大量分泌肾上腺素。肾上腺素的增加迫使我们的心脏跳动得更快,它将血液推向心脏、肺和四肢。这是为了让我们对即将到来的危险做好准备。它还能从胃等非必要器官中带走血液。
随着更多的血液被泵到身体各处,我们得到了额外的氧气,这增加了我们的感觉。我们肺里的小气囊扩张以增加我们的呼吸能力。我们变得更加警觉,瞳孔变大,吸收更多的光线,我们的听觉变得灵敏。
额外的肾上腺素也会触发体内葡萄糖和脂肪的释放。这给了我们更多的能量。所有这些能量和肾上腺素会使我们颤抖。
我们可能会开始流汗。这是一种飞行反应,已经进化到可以帮助我们逃离那些想要伤害我们的人的魔爪。
所以现在我们知道了“战或逃”的生理学和心理学,但是当它失去控制时会发生什么呢?当这种宝贵的资源毫无理由地给我们带来焦虑和恐慌时,我们怎么能利用它呢?

如何控制“战或逃”反应
作为一个一生大部分时间都在与焦虑和恐慌作斗争的人,我总是在寻找方法来平息我内心的“战或逃”反应。但最近我有几次经历,我设法控制住了肾上腺素的泛滥。事情是这样的:

我最近不得不接受核磁共振检查,作为一个不喜欢被困的人,这让我有些担心。当我进入核磁共振成像仪时,我感到了通常会出现的恐慌。顾问告诉我,我必须在那里呆20分钟。

每当我开始感到恐慌时,我总是对自己说:“我出不去了,我被困住了,我需要出去。”这一次,我决定理智地与自己对话,而不是加剧恐慌。我深吸了一口气,提醒自己如果我想出去的话可以很容易地出去,但我所要做的就是躺在那里20分钟。恐慌平息了,我设法留下来,直到会议结束。

第二次我感到恐慌是在医院做手术。我做了手术,当时是晚上,我一直在睡觉。我醒了,有几分钟不知道自己在哪里。肾上腺素开始上升,当我移动时,我感觉到导管和导管把我困在床上。我不能在不伤害自己的情况下离开。

我又一次理性地思考。试图离开并安全回家有什么意义?我刚做了一次大手术,处于最佳的康复状态。再说一遍,我所要做的就是待在原地。我还没反应过来,一个护士就叫醒我去观察了。

如何控制和使用肾上腺素
那些对我来说是突破性的时刻。知道肾上腺素的上升是可以控制的。那么,我们如何在现实生活中运用战斗或逃跑的心理学呢?尤其是那些饱受焦虑和恐慌折磨的人?

肾上腺素代表兴奋
我在电视上看到过一个治疗师和一个病人谈话,他说人们在各种情况下都会产生肾上腺素,一个例子就是当他们兴奋的时候。想象一下你的婚礼或假期的开始;你的心脏会跳得更快,你的呼吸会更快,你可能会有点发抖或感到脸红。

听起来熟悉吗?这些都是肾上腺素,一种能让你感到恐慌的激素,但从另一个角度看,它也能代表别的东西。所以,下次你感到肾上腺素激增时,试着把它与你兴奋的记忆联系起来。

说话要有逻辑,不要助长焦虑
你很容易让自己紧张起来,刺激肾上腺素,但记住,你能控制自己的想法和对自己说的话。你不必因为害怕自己而使情况变得更糟。

你可能认为当你感到恐慌时,你的思维是自动的,但事实并非如此。你选择思考你要做什么,因此,你可以停下来。与其让情况变得更糟,不如理性地看待它,问问自己:

我真的有危险吗?
我到底在害怕什么?
为什么我想要逃跑?
如果我留在这里会发生什么?

思想不会伤害你
我最近通过认知行为治疗学到了这一点。我的恐慌总是始于一个想法,通常是这样的,“哦,天哪,我要死了/心脏病发作/晕倒/让自己难堪/生病了。”“但是你知道吗?即使我想到那些事情,那些想法也不会伤害我。它们只是——思想。你可以选择不去想它们。

“战或逃”反应从人类诞生之初就已经存在,但我们只是在学习它的心理学。我认为重要的是要记住,在适当的情况下,它是非常有用的。当它失去控制时,我们需要控制它。
回复 鲜花(7)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注该公众号后回复:“邀请码”免费获取本站邀请码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网站地图|珍屯网    

GMT+8, 2019-11-19 15:41 , Processed in 0.082950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珍屯网

© 2001-2020 zhentun.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