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邀请好友

珍屯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5|回复: 0

[个性] 谁会表现出侵略性幻想?

[复制链接]
鲜花(7) 鸡蛋(0)
发表于 2019-8-25 00:01: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攻击性幻想可能在某些人身上助长暴力行为,但在另一些人身上却不会。

幻想通常是一个人内心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因为它允许一个人想象另一个不受现实约束的自我。对一些人来说,对暴力和攻击性行为的幻想可能是无害的。然而,有证据表明,至少对一些人来说,具有攻击性幻想与后来的攻击性行为有关。

为什么有些人选择表现出咄咄逼人的幻想,而另一些人却没有,这一点还没有得到很好的理解。最近的一项研究发现,攻击性幻想、攻击性行为和某些性格特征之间存在联系。攻击性幻想是否被付诸行动,可能取决于这些幻想是源于愤怒和怨恨,还是仅仅反映了生动的想象。

想象一下这样对一个你不喜欢的人做这件事,可能会让你暂时感到满足,但对这样的图片念念不忘可能是个问题。

过去的研究发现,经常有攻击性幻想的人(例如,幻想伤害他们不喜欢的人)更有可能从事实际的攻击性和暴力行为。例如,一项研究发现,承认有攻击性幻想的孩子会做出更有攻击性的行为,尤其是当他们在家中受到实际暴力的时候(例如,目睹成年人互相殴打)(Smith, Fischer, & Watson, 2009)。

最近的一项研究(McCreery & Krach, 2018)考察了攻击性幻想与特定人格特征、主动攻击和反应性攻击(对感知到的轻微或挑衅的“冷”目标导向型攻击与“热”报复反应)之间的关系。测试的人格特征来自著名的五大模型:外向性、随和性、尽责性、神经质和对经验的开放性(在本研究中称为“智力”)。参与者是从社交媒体网站招募的。

研究人员发现,与之前的研究结果一致,幻想更具攻击性的参与者承认,他们的主动攻击和反应性攻击水平都更高。此外,他们还发现,参与者的攻击性幻想与他们对经验和神经过敏程度的提高以及随和程度的降低有关。在人格特质和攻击性行为方面,外向性和神经质越高,攻击性越强,亲和性越低,而神经质越高,亲和性越低,攻击性越强。不幸的是,研究人员并没有探究在调整攻击性幻想的差异时,人格特征是否仍能预测攻击性行为,反之亦然。

关于攻击性幻想可能导致攻击性行为的一个理论是,幻想可以作为脚本,让人在脑海中演练行为模式;实际的行为可能是由与幻想中相匹配的环境线索引发的(Gilbert & Daffern, 2017)。此外,一个人可能会非常详细地想象一个行动,并考虑如何实施它。此外,反复关注暴力思想可能会维持愤怒和怨恨的情绪,这可能会削弱一个人对真正实施暴力行为的抑制。

攻击性幻想与低亲和性和高神经质有关,这是有道理的,因为低亲和性与愤怒、敌意和对他人的敌意有关,与“黑暗”特质有关,如精神病,以及一般的反社会行为(Jones, Miller, & Lynam, 2011)。另一方面,神经质与许多心理问题有关,比如对令人痛苦的事件和负面情绪的沉思。低宜人性和神经质高也与攻击性行为的两种形式在这项研究中,这可能是人容易愤怒,怨恨,和硬的感觉更有可能停留在幻想伤害那些可能冤枉了他们(反应性攻击)或他们认为合适的受害者(主动侵略),这种幻想可能会使他们精神后来他们表演排练激进行为。

尽管一些有攻击性幻想的人确实会把它们付诸行动,但也有很多人不会。在这方面,我发现有趣的是,McCreery和Krach发现,对经验的开放性与更频繁的攻击性幻想有关,但与主动或被动的攻击性无关。开放与富有想象力和丰富的内心生活有关。开放程度高的人往往也有一种被称为专注的特质,即完全沉浸在紧张体验中的能力,这也与创造力有关。

一项研究(巴特尔斯哈金斯&山毛榉,2017)发现,男人一般有丰富的幻想生活(如有生动的心理意象和容易成为沉浸在虚构的经历)也往往有更激进的性幻想,尽管该研究未考虑他们是否也倾向于更多的性攻击行为。这项研究的作者还指出,之前的研究发现,容易做白日梦的人通常也有更丰富的性幻想内容。作者认为,想象和形成心理意象的能力通常与更丰富的幻想有关,包括攻击性的性幻想。

McCreery和Krach的研究发现,对经验的高度开放与更频繁的攻击性幻想有关,这可能同样反映出,高度开放的人通常更有想象力,拥有更丰富的幻想生活。对经验高度开放的人在现实生活中并不更容易表现出攻击性,这一事实可能表明,对这些人来说,攻击性幻想不一定是愤怒或想要伤害他人的一种表达,但可能具有一些其他功能。这可能像心理娱乐一样简单,但也可能是更复杂的,比如通过想象不受社会规范约束的不同场景来表达他们的创造力。

麦克里和克拉赫的发现可能表明,攻击性幻想由两个截然不同的、广泛的因素驱动:一个与愤怒和负面情绪有关,后者促使人们排练能够激发暴力行为的攻击性剧本;另一个因素与想象力有关,探索创造性的场景作为丰富的内心生活的一部分。

像这样极富想象力的幻想在现实生活中可能很难实现

综上所述,虽然还不完全清楚为什么有些人容易对攻击性幻想采取行动,而另一些人则不会,但研究显示了一些线索。具体来说,对于容易发怒、怨恨和敌意的人来说,攻击性幻想可能是暴力行为的一个额外风险因素。另一方面,对于那些不是特别生气但想象力丰富的人来说,攻击性幻想可能是他们内心生活中无害的一部分。

当然,即使考虑到这一切,值得指出的是,即使是那些令人讨厌和神经质的人,也不一定会按照他们的黑暗冲动行事,无论他们多么幻想这些冲动。或许未来的研究可以探索一些保护性因素,以减轻攻击性幻想的有害影响,比如愤怒管理策略。相反,也需要考虑可能削弱人们对暴力行为抑制的风险因素。例如,一项研究发现,不仅有攻击性幻想,而且酗酒的人最有可能从事攻击性和暴力行为(Watt, Kohphet, Oberin, & Keating, 2013)。

我还想顺便提一下,与流行的观点相反,研究发现,通过发泄和咆哮来表达愤怒非但没有起到宣泄作用,反而似乎会增加现有的愤怒,并可能增加以不适应的方式表达愤怒的可能性(Bushman, 2002;Martin, Coyier, VanSistine, & Schroeder, 2013)。就像攻击性幻想一样,发泄和咆哮可能会让一个人的注意力集中在暴力想法上,这可能会阻止一个人建设性地表达自己的愤怒,这是我在前一篇文章中探讨过的。

参考:

Bartels, R. M., Harkins, L. D., & Beech, A. R. (2017). The Influence of Fantasy Proneness, Dissociation, and Vividness of Mental Imagery on Male’s Aggressive Sexual Fantasies. Journal of Interpersonal Violence, 886260517691523. https://doi.org/10.1177/0886260517691523

Bushman, B. J. (2002). Does Venting Anger Feed or Extinguish the Flame? Catharsis, Rumination, Distraction, Anger, and Aggressive Responding.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Bulletin, 28(6), 724–731. https://doi.org/10.1177/0146167202289002

Gilbert, F., & Daffern, M. (2017). Aggressive scripts, violent fantasy and violent behavior: A conceptual clarification and review. Aggression and Violent Behavior, 36, 98–107. https://doi.org/10.1016/j.avb.2017.05.001

Jones, S. E., Miller, J. D., & Lynam, D. R. (2011). Personality, antisocial behavior, and aggression: A meta-analytic review. Journal of Criminal Justice, 39(4), 329–337. https://doi.org/10.1016/j.jcrimjus.2011.03.004

Martin, R. C., Coyier, K. R., VanSistine, L. M., & Schroeder, K. L. (2013). Anger on the internet: The perceived value of rant-sites. Cyberpsychology, Behavior and Social Networking, 16(2), 119–122. https://doi.org/10.1089/cyber.2012.0130

McCreery, M. P., & Krach, K. S. (2018). How the human is the catalyst: Personality, aggressive fantasy, and proactive-reactive aggression among users of social media. Personality and Individual Differences, 133, 91–95. https://doi.org/10.1016/j.paid.2017.06.037

Smith, C. E., Fischer, K. W., & Watson, M. W. (2009). Toward a refined view of aggressive fantasy as a risk factor for aggression: Interaction effects involving cognitive and situational variables. Aggressive Behavior, 35(4), 313–323. https://doi.org/10.1002/ab.20307

Watson, D., Stanton, K., Khoo, S., Ellickson-Larew, S., & Stasik-O’Brien, S. M. (2019). Extraversion and psychopathology: A multilevel hierarchical review. Journal of Research in Personality, 81, 1–10. https://doi.org/10.1016/j.jrp.2019.04.009

Watt, B. D., Kohphet, A., Oberin, D., & Keating, S. (2013).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Violent Fantasy and Alcohol Misuse in Aggressive Behaviours. Australian Psychologist, 48(6), 452–458. https://doi.org/10.1111/ap.12011
回复 鲜花(7)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注该公众号后回复:“邀请码”免费获取本站邀请码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网站地图|珍屯网    

GMT+8, 2019-9-21 04:50 , Processed in 0.093325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