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邀请好友

珍屯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7|回复: 0

[关系] 是什么让有些人如此麻木不仁?

[复制链接]
鲜花(7) 鸡蛋(0)
发表于 2019-8-22 00:01: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最近发表的一项研究探讨了外向性与不敏感之间的关系。

你在和一个你不太了解的人说话,让你很懊恼的是,这个人开始长篇大论地说你有很多缺点。虽然你通常对自己的自我感觉很自信,但这种小小的攻击会让你觉得自己一定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当你被迫忍受这一系列的冷嘲热讽时,你就会意识到这个人看起来非常粗鲁和麻木不仁。你决定让那个人知道你不喜欢别人那样跟你说话。“哦,”这个人说,“我只是实话实说。我想帮助你。”

什么时候“坦率”会变成粗鲁?人们有权利对你的个性进行不愉快的评论吗?你想知道为什么有些人觉得有权利“畅所欲言”?为什么他们要以不受欢迎的建议为幌子来提出批评呢?

根据美国圣母大学(University of Notre Dame)的戴维•沃森(David Watson)等人(2019)最新发表的一项研究,这些所谓的“坦率的评论”可以归因于人们性格中属于公认的五因素模型(FFM)的某些方面。总结一下,FFM将人格划分为开放性、自觉性、外向性、亲和性和神经质(即“海洋”)。作为一种理解人格的方法,FFM被认为提供了一个全面的描述框架,涵盖了所有让你感到满足的东西——但正如沃森和他的同事们所指出的,仅仅关注海洋因素(被称为“领域”)是不够的。在最初的FFM中,这五个因素分别由六个方面组成,提供了一种更精确的方法来表示个体差异。正如圣母大学的研究表明的那样,正是通过使用这些潜在的方面,你才能开始理解生活中那些粗鲁、“坦率”的人。

正如Watson等人的研究所揭示的,外向性领域与理解是什么导致人们过于自信地表达自己的观点有着最大的相关性。这个领域的各个方面包括自信(主导和成为关注的中心)、社交能力(享受与他人相处)、积极的情感(快乐和热情)和体验寻求(享受强烈的感觉)。然而,沃森等人认为,即使是这种更加精细的方法也可能会忽略一些性格的细微差别。FFM联合创始人Robert McCrae提出的“细微差别”是“包含在facet内的不同类型的内容”(第2页)。其他研究人员认为,在域和facet之间有一个中间层次,称为“方面”,它将相关的方面组合成独特类型的特征。

如果所有这些对你来说都过于理论化和学术化,那么回过头来思考一下,在外向性的某些方面处于高水平意味着什么。他们真的抓住了过于坦率的品质吗?如果你采用面向方面的方法,你可能会把热情和自信放在一起,这样就会产生一个非常固执己见的人,他可能会发表一些具有潜在侵入性的个人评论。然而,从沃森等人的角度来看,这不会触及问题的核心。

要更好地理解外向性是如何导致人们越界的,一个更好的方法是把它的“公共”或亲社会的多样性,与“代理”的多样性,或更个性化的版本,导致个人以其他人讨厌的方式坚持自己。高外向性的人应该很好地适应,因为他们足够外向,对人感兴趣,并且友好地以积极的方式表达这种兴趣。

相比之下,Watson等人认为,高度主动外向的人会将他们外向的天性转化为对抗和压制他人的欲望。他们也可能更倾向于寻求刺激,无法抑制自己的情感表达,使他们容易患上躁郁症和药物滥用。自恋也可能是高度主动外向的人的精神病理学的一部分,这些人认为自己有权表达自己的观点,而不需要机智。

因此,回到基本问题变得烦人的弗兰克,谁的更大的社会约束,圣母大学的研究人员将预测代理人外向的人的超越的范围适当,也许的坚信他们的意见总是正确的,因此他们应该感到自由分享。

沃森和他的同事们通过一系列包括自我报告和临床访谈在内的三项研究,验证了这一预测,即主动性(而非群体性)外向性与特定的精神病理学形式有关。他们的研究不仅包括相关分析,还包括一种前瞻性的方法,在某一时刻测试人们的性格特征,然后在10个月后检查随后的精神病理学分数。参与者是来自印第安纳州南本德社区的成年人,通过各种渠道招募,包括心理健康诊所(但不一定是临床样本)。这三项研究的全部样本包括345名成年人,他们完成了自我报告问卷,342人接受了面谈。他们的年龄从18岁到83岁,其中53%到63%是非白人。大多数参与者是女性。

FFM人格问卷包括41项评估外向性,组织成的五个方面的气质(“我通常享受生活),社交能力(“我喜欢的活动,让我与他人”),冒险(“我喜欢拥挤的和令人兴奋的地方”),优势(“我通常在一群人负责”),与坦率(“我说出我的想法”)。在这些量表中,公共外向性因子高的参与者认为自己是“快乐、热情、精力充沛的人,喜欢与他人相处。”

相比之下,那些高度主动外向的人在自我报告中描述自己是“直率、自信、爱出风头的人,喜欢刺激的经历,并寻求权力地位。”为了评估精神病理学,研究人员对人格障碍、抑郁、狂躁、药物滥用、精神分裂、社交焦虑和自恋进行了广泛的自我报告和访谈。在第三项(前瞻性)研究中,采访者还根据主要的诊断类别对参与者进行了评分,包括四种人格障碍:自恋型、反社会型、戏剧性(过度戏剧化)和逃避型。

如你所见,这些是对各种精神病理学形式的广泛评估。作者根据外向性与这两种形式的潜在关系来决定哪些障碍应该包括在内。总结分析后,作者得出的结论是,正如预期的那样,公共外向性高的人心理上很强健,个性也很适应。这些人与他人有社交活动,不太可能有社交焦虑,而且更快乐。

相比之下,代理人外向性得分高的个体更容易表现出所谓的“外化病理学”,这意味着他们可能会经历狂躁的情绪兴奋水平,以及自恋行为,吸引注意力,表露的,宏大的,刚愎自用,操纵和演员。换句话说,“代理外向性的独特成分在本质上很大程度上是不适应的”(第13页)。

由于人们经常将外向性与性格的积极方面联系起来,沃森等人的研究结果似乎与直觉相悖。这些快乐、合群、善于社交的人永远不会如此粗鲁无礼,不是吗?显然,答案是:“视情况而定。如果一个人的外向性属于“代理”范畴,那么它可能和某些形式的自恋一样有害,甚至更有害。换句话说,你会从积极外向的人身上得到更多的悲伤,而不仅仅是从高度自恋的人身上。

作者说,尽管这一发现从证据上看很清楚,但要理解它的理论根源却面临着更大的挑战。他们认为,从动机的角度来看,这种差异可能归结为两种外向性阵营的人认为什么是有益的。性格外向的人可能“想要”奖励,如果没有得到奖励,他们就会要求奖励。他们寻求回报的方式,在近乎精神病理学的极端情况下,是持有“不适当的欲望”,凌驾于通过分享满足这些需求的能力或意愿之上。以社区为导向的人“享受”生活给予他们的回报,他们更有可能工作,这样其他人也能从这些回报中获益。

综上所述,这项调查可能是迄今为止对外向性概念及其在心理障碍和人际关系问题发展中的潜在作用的最深入的研究。

好消息是,根据作者的说法,性格特征并不像人们曾经认为的那样一成不变。一旦区分了自恋和集体自恋的区别,就有可能对这种自恋的代理形式进行治疗。你可能不必无限期地忍受生活中那些坦率的人,他们试图在批评中提供“帮助”,破坏了你的平静。

然而,即使他们没有改变,你也可以通过提醒自己,不敏感的坦诚的“想要”不一定要成为你的“应该做的”来提升自己的适应力。

参考:

Watson, D., Ellickson-Larew, S., Stanton, K., Levin-Aspenson, H. F., Khoo, S., Stasik-O’Brien, S. M., & Clark, L. A. (2019). Aspects of extraversion and their associations with psychopathology. Journal of Abnormal Psychology. doi:10.1037/abn0000459.
回复 鲜花(7)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注该公众号后回复:“邀请码”免费获取本站邀请码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网站地图|珍屯网    

GMT+8, 2019-9-22 07:32 , Processed in 0.086616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