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邀请好友

珍屯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96|回复: 0

各位同仁看这小孩的大腿是什么病?

[复制链接]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12-5-18 21:00: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病案讨论] 各位同仁看这小孩的大腿是什么病?




大腿流脓煎熬10多年
    “痛。”陈友权双手抓住板凳低声说。他用一种恐惧的眼神看着奶奶手中蘸有消毒药水的棉签。
     “痛也要忍着,痛就不消毒了啊?”胡继芬看了孙子一眼,但还是一咬牙狠下心来将消毒药水涂抹在了孙子大腿的伤口上。
     “痛啊,痛死我了。”棉签刚一和皮肤接触,陈友权立即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现住在富顺县龙万乡万坳社区的14岁少年陈友权从小就患有一种怪病,右腿莫名的肿大,并不断地流脓,每天只能不停服用止痛药镇痛。近年来,陈友权的奶奶带着他四处求医,却始终没有确诊到底是什么病。右腿剧烈的疼痛折磨着这个瘦小的少年,使得小小年纪的他甚至想到了以轻生来寻求解脱。
发病:少年的腿上长满脓包
     陈友权是个苦命的孩子。由于父母常年在外打工,他从7个月大开始和奶奶胡继芬生活在一起。虽然今年已经14岁,但陈友权却明显地呈现出一种病态:身材瘦小、面色发白。
     和同龄人不一样的是,陈友权的右腿因为肿大呈黑褐色,和细得像枯枝一样的左腿相比整整粗了一倍。右腿上还到处长满了拇指大小的脓包,稍微一动就会流脓,大腿上到处都是溃烂的痕迹,看着令人毛骨悚然。
     腿上的病变使陈友权承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痒和痛。每当陈友权感到右腿奇痒无比,想伸手挠的时候,手都会被奶奶及时拉住,“不要去抠,越抠越恼火。”此时,陈友权只能带着哭腔喊道:“痒、痛。”
    从2、3岁开始,陈友权的童年生活就一直是在病痛中度过。“从2、3岁开始,陈友权就出现全身发痒,脚上长水泡,挑破后流出的水像米汤一样。”奶奶说,由于孩子的父母常年在外打工,只有由她带着陈友权四处求医。“不管是正规医院,还是在乡下打听到的偏方,只要听说有人能治这病,我就会带着孩子去试试。”但事与愿违,随着年龄的不断增长,陈友权的病情也开始逐渐加重。“从4、5岁开始,陈友权的手上和脚上慢慢长出脓包并开始溃烂,连路都走不了。紧接着,右腿自臀部以下开始大面积溃烂,脓液由最初的白色慢慢变成了黄色黏稠物,黑痂结了一层又一层。
    “几年前,我送陈友权到成都检查,回来的时候遇到车祸,我手臂骨折在内江的医院住了一个月,之前陈友权检查的报告单也在那次事故中全部丢失。”胡继芬说,所以至今她也不知道孩子得了什么病。
     不断病变的右腿严重的影响了陈友权的正常行走,现在他只能扶着墙拖着右腿缓慢地行走。“由于走路不方便,读完二年级后陈友权就不得不退学。”胡继芬至今都还在为此事惋惜,“陈友权写得一手好字,不读书真是可惜了。”
痛苦:常年靠吃止痛药止痛
     腿上一年四季都在流脓,十多分钟不擦拭,溃烂的地方就会变得湿漉漉的,还会散发出阵阵腐臭味。这使得陈友权无法像正常人一样穿裤子。从小到大,他的右腿一直裸露在外。害怕他的左腿被冻着,胡继芬用毛线打了一根裤管,穿在他的左腿上御寒。而右腿只能常年用尿不湿包裹。但即使这样,在不到一天的时间里,一张尿不湿就会被脓水打湿。
     陈友权小声地告诉记者,这些不便和他经受的疼痛比起来根本算不上什么,“我最怕的就是痛。”
     “我也知道长期吃止痛片不好,但一看到孩子痛苦的样子我还是忍不住给他吃。”胡继芬说 ,随着病情的加重,吃止痛片也越来越频繁,他一喊痛我就喂他吃,多的时候一天要吃4、5次。
     虽然每天都在吃止痛片,但剧烈的疼痛仍然会让陈友权不时大声哭喊。邻居雷开琴告诉记者,她在家里经常听见陈友权因为痛而发出惨叫,“有时是在白天,有时是在夜晚。”雷开琴说,那声音特别凄惨。
绝望:小小年纪曾拿刀想自杀
     小小年纪就常年被病痛折磨,这使得陈友权已经有了轻生的念头。胡继芬说,孩子经常在痛的时候反复地念叨:“奶奶,我什么时候死啊?我死了就解脱了。”开始胡继芬还以为陈友权只是随口说说,直到今年春节期间发生了一件事,她才明白过来陈友权确实是做好了轻生的打算。
     今年春节的一天晚上,胡继芬一觉醒来发现板凳上已经没有了陈友权的踪影。胡继芬解释说,由于腿部溃烂,陈友权无法上床,常年只能在板凳上坐着睡觉。
     胡继芬赶紧下床找人,当她来到厨房的时候,看见陈友权左手扶着灶台,右手拿着一把菜刀,不停地在脖子上比划,就是砍不下去。
     见此情景,胡继芬惊出了一身冷汗,她这才明白过来,陈友权是想用刀自杀,但怕疼迟迟砍不下去。胡继芬赶忙走上前去故意说道:“你砍嘛,你没有砍的时候你身上都痛,砍了的话就更痛了。”奶奶的突然出现吓了陈友权一跳,趁着他愣神的时候,胡继芬一把将其手中的菜刀夺下,这才松了一口气。“冷静下来我也想了想,这孩子命太苦,从小到大就没有过一天的好日子。”胡继芬说,现在家里经济困难,已经无法承担送陈友权去医院治疗的费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受苦。每次想到这些,胡继芬都会泣不成声。
困难:全靠zhengfu救济无力求医
     2009年,陈友权的父母正式离婚,胡继芬说:“两人离婚是因为孩子的病。”虽然孩子留给了父亲,但父亲仍然常年在外打工,加上前几年爷爷也因病去世,陈友权只能和奶奶相依为命。
     “自从陈友权的爷爷去世后,家里就失去了主要的经济来源。”胡继芬说,陈友权的父亲由于父亲身体不好,在外打工也仅能维持自己的生活。“所以这些年就没有再送孩子去找医生治病。”胡继芬无奈地说。
     在得知陈友权的情况后,当地zhengfu主动给祖孙俩办理了低保,每月200多元的低保和胡继芬卖纸盒的微薄收入仅能维持祖孙俩的日常生活。
     “每个月给陈友权买尿不湿、消毒药和止痛片就要花200元左右。”胡继芬说,除开这笔开支生活费也所剩无几,“虽然zhengfu逢时过节都会来看望我们祖孙俩,还会送上几百元慰问金,但对于陈友权治病所需的费用来说还差得远。”如今,在胡继芬心中,给陈友权治病成了一种奢望。
     每天看到陈友权痛不欲生的样子,胡继芬只能悄悄地抹泪。“我希望有好心人伸把手,给我们提供个治病的良方,哪怕只是让孩子稍微减轻点痛苦也好!”胡继芬说。




回复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注该公众号后回复:“邀请码”免费获取本站邀请码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网站地图|珍屯网    

GMT+8, 2019-12-13 01:04 , Processed in 0.121471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珍屯网

© 2001-2020 zhentun.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